闻酒知香

最新酒文 热门酒文 站长推荐: 如何获得更多酒类知识?点击这里了解详情...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闻酒知香 > 酒文大全 > 酒文化 > 饮酒礼俗 > 酒文内容

我国少数民族宗教祭祀的酒习俗

2007-5-3 22:14:15  来源:转载  作者:佚名 【 查看评论


 
神祗犯酒瘾,先民起祸端


  少数民族的神祗系统非常庞杂,各民族大都有自己民族特有的神祗系统,而每个民族的神祗系统构成也相当复杂,诸神之间大多没有大小高低之分,只有善恶美丑之别和职掌范围的不同。如彝族社会中,有天神、地神、山神、水神、文神、武神、福神、财神乃至交易神等等,各统一方,互不相属,但综览古籍中有关“敬酒”、“献酒”的经文,可以得出一个结论:若不先将美酒敬神而自己抢先享用,就有灾祸临头。“开天劈地,拿酒来敬神!”这是著名的彝族叙事长诗《阿诗玛》的开篇之句。酒对神何以重要到如此地步?可以从各民族有关“洪水泛滥”的传说中寻求答案。

  “洪水泛滥”是人类早期所经历的一场全球性的空前浩劫,灾难的巨大程度和不可抗拒性,使其在人类的发展史上打上了深深的印迹。而由于人类的先民们对自然力量及其表现形式的认识和理解还处于十分低下的水平,对这场灾难的解释只能是充满着恐惧和神秘色彩。许多少数民族都保留有关于这场空前浩劫的种种神话和传说,并对这场巨大灾难的形成根源做出各种各样的解释,但有趣的是,在许多传说中,灾难的发生都与酒这种特殊的饮料有着一定的关系。

  在仡佬族史诗《阿仰兄妹制人烟》中,引起朝天洪水的原因是“大哥做错了九件事”而触怒了天神,其中的第一件,就是“拿酒当水去打田”。云南楚雄的彝族以为,洪水泛滥的原因是人类“独眼睛”时代的人得罪了神,其罪有人,其中第五条罪是“酒前不敬神”。新平县彝族创世史诗《洪水泛滥史》记载,人类发展到“竖眼人”时代,已进入丰衣足食的佳境,但是,“坚眼人”不但“丰粮不祭神,丰酒不敬神”,而且,当神祗沙生前往人间巡视民情、试探民心时,竖眼人中的富贵者竟敢对神祗沙生说:“我们喝醇酒,我们食美味,我们穿绸抱,我们铺缎毯。因为有金子,因为有银子,不是天上给,不是天上降。”于是,沙生神引来了毁灭竖眼人的滔天洪水,也给人间万物带来了灭顶之灾。

  少数民族大都喜酒、好酒、乃至“嗜酒如命”,由己及神,先民们认为,神对酒这种奇妙的饮料也一定垂涎三尺。人所不欲,勿施于神;人之所欲,必先敬神。这一行为的思维基础与汉儒伦理中“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是完全相通的,折射出少数民族先民的原始思维特征,而且,从神话和传说的字里行间,曲折地反映出由原始氏族公社末期传统的伦理道德观念体系的崩溃。

  少数民族的许多宗教祭祀经典的开篇之作,大都是“献酒经”、“敬酒辞”之类,可见,各民族所创造并顶礼膜拜的诸神祗,一如其民,也喜酒,也好酒,甚至也有嗜酒如命的神祗,没有酒喝,神们也会闹出种种恶作剧。

  而流传于楚雄的彝文古籍《万事万物的开端》,则绘声绘色地展现了神仙酩酊大醉后,“抱着酒坛倒在地上”,不断重复“我没有醉啊,我没有醉”,却又醉眼朦松地发问:“天空怎么燃起大火?鸟雀怎么倒着向后飞?大山怎么在翻筋斗?”绝妙地表现了嗜酒如命的神灵们烂醉如泥、可气可恼可笑的神态。

  除“洪水泛滥”的祸端起于酒外,在少数民族的神话和传说中,许多重大的灾难也和酒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拉祜族史诗《扎努扎别》说,扎努扎别是一个有天一高、有地一样大的英雄,他一步能走七八里,一手能拔起一棵大树。天神厄莎给他种子、牛、犁和锄,他通过辛勤的劳动和智慧,收获了新谷新米,并酿出了新酒。可是,厄莎却想不劳而获坐享美酒。扎努扎别无视天神的淫威,拒绝用新谷和新酒祭祀厄莎,并宣称:“我们吃的饭,是自己双手劳动得来,不是靠厄莎给的;酒是我们自己烤的,只能自己喝。厄莎没有劳动,不该把新谷新米和酒献给他。”于是,恼羞成怒的天神厄莎千方百计想害死扎努扎别,扎努扎别与之进行了无数回合的艰苦斗争,最终被厄莎用牛屎虫毒死。扎努扎别的的结局虽然具有浓厚的悲剧色彩,但他不惜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保卫自己的劳动果实新谷新米和自己酿造的美酒的高大形象,却表现了拉祜族勤劳智慧、勇于抗争的精神面貌。

  从洪水泛滥到扎努扎别,神话传说的内容发生了本质性的变化,物质文化产生已由纯粹的神赐到人靠劳动和智慧去创造;其次,表现在对巨大的灾祸的态度由群体被动承受转向奋起抗争,但是,有一点没有变,那就是巨大的灾祸因酒而起。酒,既然是一种人类喜之不禁的奢侈饮品,神就有权优先享用;而由于“人心变坏了,马尿当敬酒”时,高高在上的神们为了维护自身的权威,更为了满足口腹之欲,就向人类撒下了无可逃避的灾祸之网。

  根据上述资料提出如下观点:其一,酒作为祭神的首选礼品,具有神圣不可亵读性,祭祀用酒的习俗,反映了先民们以己推人、再而及神的心理历程;其二,祭祀活动中用酒,有着漫长的历史,在原始公社父系氏族社会时期即已普遍以酒敬神了;其三,祭祀用酒的有关程序,一定程度地体现了各少数民族的社会组织形态、宗教信仰、伦理道德观念及思维特征。

天地山岩敬以美酒


  在人类社会早期,人们常常会不自觉地把自己所不可理解与无法驾驭的自然体或自然力加以人格化,认为它们本身具有生命和意志,加以膜拜,从而形成了自然崇拜。

  各民族都不同程度、不同形式地保留着祭天习俗。“酒者,天之美涤也”,祭天用酒的习俗与酒的起源一样久远,并且在长期的发展中,逐渐成为定点定时的祭扫,具有浓厚的宗教意味。至清代以来,祭天活动逐渐规范化和神秘化,丽江地区的纳西族,各个村寨都有固定的祭天场,其间的每块石头、每根树枝都是神的化身,不得随意触动。祭天必须由东巴(巫师)主持,祭品一般是肉、米、饭、酥理玛各一碗,整个祭祖活动都是在东巴念经的庄严、肃静氛围中进行的。类似的活动在各个地区、各个群众中都不同程度的保留着,除形式略有区别外,其目的是一致的,即祈求四季和顺,丰衣足食,其祭品因地域环境不同而不同,但是,有一点是相同的,祭天缺酒不可,而且,祭天的酒必定是当地生产的最好的酒。

  鄂伦春族非常崇拜火神“托奥博日坎”。每年农历除夕晚上,家家户户都要点上一堆篝火,并供上酒肉。初一早上,还要对灶火磕头,祈求保佑。平时,每当吃饭时老人们都要首先向火里投点食物或洒几滴酒,表示供奉。

  在山地和森林中成长起来的民族,树木、森林及其它植物深刻地影响着他们的生产、生活乃至意识形态,因而树木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相关文章列表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全部评论 ]

网友评论:

    用户名:

    评   分:100分 85分 70分 55分 40分 25分 10分 0分

    内 容:

                 (注“”为必填内容。)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酒言酒语 - 网站导航 - 广告合作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陆